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频道 > 最新资讯> 正文
城市奠基者——建筑工人
作者: 时间:2013-1-15 阅读:
 一进工地,施工单位的马经理就笑着说“你可要有吃苦的准备”。为了能让我对工地有个初步印象,他决定先带我在工地上转转。“戴上这个帽子,楼上面随时可能掉下东西来,别被砸着。”于是,我戴上安全帽,跟着马经理坐上了施工的升降机。

  我们要上的楼房,高27层,坐落在青龙山公园一隅。与我们一起上楼的还有数十名工人。升降机不像住宅电梯,四周密封,环境舒适,运行平稳,而施工升降机四周仅仅只有钢丝网裹,提升时还发出刺耳的轰鸣声。随着升降机的缓缓升起,心里总有一种强烈的悬浮之感和一种随时都有的坠落之忧。与我一起乘坐升降机的的工人们却没有丝毫的畏惧,且有说有笑。

  “到27层要通过简易楼梯走上去。” 升降机上到24层时,马经理说着,便带着我闪过楼梯阶左边的防护栏。右边的楼梯十分简陋,外侧只有用木头绑扎的防护栏。我小心谨慎地挪动几近悬空的双脚,但还是有悬空的感觉,……建筑工人可以用半分钟完成的动作,而我愣是用了4分钟。

  26层的楼梯间更是让人不可想象,只有用木板做出简易的模型楼梯间可以通过。工人们直接踩着模型走上去,当我走到模型上去时发现人已失去了平衡,只能用双手抓着模型一步一步地走上去,眼光斜视右侧的高空,心里像绑着一根绳子,忽上忽下。

  见我奇异的目光,善解人意的马经理忙说:这不是我们不注意施工安全,建楼时的楼梯,毕竟不能跟建成的楼房相比。在这样的条件下爬高,我们也都习惯了。

  在27层的高楼上,是“头顶烈日”。

  当天,气温高达30多度,而楼顶的气温一般又比地面高出四五度,其炽热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楼顶上,几十位工人正在楼顶上忙着扎钢筋……烈日炎炎之下,他们全都是大汗淋漓,衣服全都象是水洗了一般。

  建筑工分为好几个工种,万良属于扎钢筋工。扎钢筋工不仅光扎钢筋。还要搬钢筋。钢筋、盘条、水泥、砖块、三合板,啥啥都是吸热的材料,中午太阳一晒,人进了工地,真的就象是进了蒸笼。手碰钢筋,即有一阵强烈的滚烫感。虽然工人们都是戴着手套抬钢筋,但那手套上都有一条条深黄色的迹印。

  扎钢筋,看起来简单,真正做起来,既要有技术,还要有耐力。万良说: “现在的大楼一般都是框架结构,钢筋是大楼的骨架。我们扎钢筋,一点也不能马虎,开不得玩笑。要不然,楼就垮了。搞建筑,必须要有这个常识,以质量求生存、以信誉求发展、以速度取得经济效益、以安全求保障。”

  我学着万良扎钢筋。蹲下一会,双腿就开始发麻。刚刚站起来休息一下,头就有点发晕。万良说,他刚开始扎钢筋时也是这样的,蹲久了脚会发麻、头发晕。时间长了,也磨练出来了。

  万良真的是“练出来了”,他不仅蹲在地上的时间长,且动作非常敏捷。绑扎钢筋时,只见扎刀在他手中上下翻飞,如同绣花针在锦缎上绣花一般。一会儿工夫就“绣”出了一大片。半个小时内,万维良已扎了10米远的距离。

  建筑工人有“三怕”——怕热、怕雨、怕赖账

  “天热,实在难熬。但我们也怕下雨。一下雨,我们就没有事做了。”万良说。原来,他们拿的不是固定的工资,干一天,拿一天钱。下雨天做不成事情,就自然拿不到工钱。

  万良说:“我们没有多高的思想境界。出门在外,辛苦干活,图的就是多赚几个钱,让家人生活过得好一些。”

  我说:“你们平时工作辛苦,总得有个休息的时候吧。下雨天,你们不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吗?钱总是赚不完的”我说这话时,又象是触动了万良的又一根神经。

  “遇上雨天,比遇上赖账还是要好些。雨天,没干活,不拿钱,也在情理之中。最怕的还是干了活拿不到钱。” 万良强调说:“干我们这个职业,要走南闯北,拿的都是用血汗赚来的钱。”

  据说,2003年的一个冬天,万良和他们的工友们在大冶某建筑工地干活时,就遇上过“赖账”的工头。当时,他们与工头只是口头协议支付工资。可是工程干完工了,工头却赖账。他和工友们都只拿到了几个月的工钱,每个人约有1万多元的工钱没到位。那个春节,万良是借钱过的,事后,他们多次找对方要求兑现工资,但至今仍无结果。

  建筑工人给我们带来了美丽的大城市,但是他们自己却生活在生活低谷,包工头拖欠工资这样的事发生过无数次,但是共人能怎么办呢?在工地吃的得不到保障,在社会得不到尊重,但是他们还是无怨无悔的在为城市建设着。我们不仅在想,工人们的明天在哪里?

  建易网自成立以来都一直为建筑行业为建筑工人提供最忠实的服务,一直都在支持着工人的工作,时时刻刻都在努力完善自己的服务。建筑意外险、工程项目对接、证书挂靠、建筑装修贷款等。它完全是从工人的利益和工人的实际状况出发来制定的,因此为工人工作减轻了一定的压力。也希望在今后的时间里,能让社会更多的人来了解到建筑工人们,同时,建易网将会跟建筑工人们一起努力,为城市建设做贡献。
来源: | 关闭